15461
服务热线:400-858-9000
专业的企业服务平台
对话青云科技CEO黄允松:我是个码农,只相信数据
蓝洞商业 郭朝飞
03/16
云计算市场,可谓巨头云集,国外有亚马逊、微软,国内有阿里、腾讯、华为等。这些在黄允松眼里,都算不了什么。他坚称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码农,只相信数据。他看到的是,目前在中国市场,云计算对传统IT的渗透率不足10%。没有看到竞争。
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“蓝洞商业”(ID:value_creation),作者:郭朝飞,协作:陈秋霖,投融界经授权发布。

“竞争基本就是一个伪命题。”青云科技董事长兼CEO黄允松说。


3月16日,创业九年的青云科技终于在科创板挂牌上市。其所在的云计算市场,可谓巨头云集,国外有亚马逊、微软,国内有阿里、腾讯、华为等。即便是小一些的UCloud(优刻得)与金山云,也先于青云科技分别在科创板与纳斯达克上市。


这些在黄允松眼里,都算不了什么。他坚称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码农,只相信数据。他看到的是,目前在中国市场,云计算对传统IT的渗透率还不足10%。


“根本就没被渗透,哪有什么竞争?我没有看到竞争。”黄允松接受接受“蓝洞商业”等采访时说。


黄允松最初瞄准的主要是银行、保险、能源、交通等行业,数据告诉他,在这些行业拿个项目,就能赚到钱。


“离开实验室,创立这家公司的时候,我首先就看Gartner的报告。我把当时Gartner的报告,往前推5年的都看了。最后得出一个结论:做云计算就要做银行。”黄允松回忆。


黄允松是个机器人推崇者。在他眼里,计算机是精确物种,人是模糊物种,让模糊物种来管理精确物种,可能会是灾难。在他父亲眼里,黄允松就像个机器人,生活无趣,什么都不讲究。


黄允松身材瘦小,语速飞快,若无人打断,他会将与他人的谈话发挥成个人演讲。虽然一边说看不到竞争,但这位“机器人”也坦承,从公司创立的第一天起,就一直在跟最大的公司“打架”。


“打架”还要继续下去,如果单从数据看,青云科技与对手们还有较大差距。


依据青云科技披露的数据,2017~2019年,其营收分别为2.39亿元、2.82亿元与3.77亿元,亏损净额分别为 9648 万元、1.49 亿元和 1.9 亿元。2020年,这两组数据分别是4.29亿元与1.6亿元,不过目前尚未进行审计。


亚马逊AWS在2015年实现盈利,阿里云2020年第四季度首次实现季度盈利,二者的年营收更是千亿、百亿的规模。


黄允松解释,青云科技的亏损来源只有一个,就是公有云业务。青云在银行、保险、能源、交通等行业的销售收入增速非常高,未来两三年有可能盈利。


不过,盈利也不是终点,这场仗还远未结束。



以下是黄允松与“蓝洞商业”等的对话摘要:


竞争是个伪命题


国内一些云计算公司已经上市,科创板的UCloud(优刻得)、纳斯达克的金山云,青云科技有什么差异化价值?


黄允松:云计算是一个巨大的行业,分IaaS、SaaS、PaaS。PaaS不是独立行业,PaaS要么向上依附SaaS、要么向下依附IaaS。青云科技所在的IaaS+PaaS领域,其实也有很多细分。


我们的定位简单、清晰,就是做战略大行业里最头部的客户。在金融领域,就是12家股份制银行、四大国有行、头部城商行、四大农商行;保险公司也做,类似中国太平、中国人保、泰康保险这样的;包括机构,就是银行和保险行业的监管部门,比如央行、银保监会。


提到的那两家公司,跟我们不在一个赛道。


问:云计算市场更像是一个巨头市场,很多互联网巨头和传统IT厂商都在做,青云科技是否有很大的竞争压力?


黄允松:从第一天开始,我们几乎就天天跟最大的公司“打架”。到今天,我干了9年,公司还活着,有600名员工,没有欠过薪,每年都还会涨点儿。2020年新冠疫情那么厉害,我们也没有裁员、降薪。看招股说明书就知道,也没什么外债。


所以从结果看,竞争基本就是一个伪命题。


问:但巨头始终都在那里,不是一种威胁吗?


黄允松:云计算要看渗透率。在中国,云计算对传统IT的渗透率不足10%,是个位数。也就是说,超过90%属于传统IT,根本就没被渗透,哪有什么竞争?我没有看到竞争。


Gartner的报告 Global IT Spending显示,企业IT支出平均每年大概是3.6万亿美金。其中,金融服务业占比22%,将近1/4;排名第二的是能源交通和制造,占比差不多1/5。


看到我们的赛道没有?就是银行、保险、能源、交通。


问:巧合还是运气?


黄允松: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码农,做任何决策只相信数据。


离开实验室,创立这家公司的时候,我首先就看Gartner的报告。我把当时Gartner的报告,往前推5年都看了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:做云计算就要做银行。为什么?银行每年的IT投入极高,随便一个项目交给我做,就能赚到钱。这就是我的决策依据。


事实证明,这个判断是对的。


当然很多人会说,你们公司凭什么把人家头部银行的总行项目做下来?2015年初,我们就拿下股份制银行中的一家标杆,而且是总行的项目,当时我们整个公司也只有不到30人。


讨厌资产


问:云计算几乎一直都在亏损,最近很多公司说要盈利了,你有没有盈利预期?


黄允松:相关巨头旗下云业务盈利或平衡,背后的因果关系和逻辑,我没法评价。青云科技盈利,会在接下来两到三年。我们的亏损来源只有一个,就是公有云业务,即招股书上的“云服务”。


反过来,青云的另外一个业务,在银行、保险、能源、交通等行业上的云解决方案,销售收入增速非常高。按照这个增速,再往前跑两年,基本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。


问:为什么要坚持亏损的公有云?


黄允松:我不和客户谈公有云、私有云这些概念,企业要的是IT服务,基本上都需要混合云。但是混合云要统一架构,谁有统一的架构,谁才能做混合云。青云科技从第一天起,公有云和私有云就是一套架构,我们坚持9年了。


财报平衡主要是看公司的开支和收入构成,青云科技的开支主要是人力资源,亚马逊AWS、阿里云等公司不一样,他们最大的开支是基础设施、数据中心这些。我是讨厌资产的CEO,我喜欢密集的创新。青云科技是一家创新密集型企业,我们不是重资产公司。


问:大部分做公有云的公司都做数据中心,这是否意味着做公有云肯定是重资产?


黄允松:轻资产模式能不能做公有云服务?


我说几家美国公司。


一家最近刚刚上市,做数据仓库公有云服务的,叫Snowflake。这家公司上市后,市值很快就破1000亿美金,很稳定。它的收入微乎其微,可以忽略不计。巴菲特甚至为了这家公司,也打破了自己的“两个魔咒”,不仅投了这支科技股,还是在IPO环节。


另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叫Fastly,从事广域网业务,在全球没有资产,用纯软件做广域网。


没有人说过,做公有云、私有云、混合云,必须要重资产。我也不是想要强调,必须要轻资产。只要你足够能干,架构足够好,无论什么资产都可以。我轻资产如果玩得转,为什么玩重资产?


对我来说,轻资产是最优解。


问:青云是否租了一部分数据中心?


黄允松:不用怀疑,我们100%都是租的。


问:青云不做IDC数据中心?


黄允松:我们没有数据中心。我要强调一下,青云科技永远都是一个不搞固定资产的公司,我们只搞创新型的新资产,就是轻资产公司。我们不搞房地产,我们对资产没有兴趣,有兴趣的是软件,一代又一代的软件创新。

版权声明 本文经授权发布,不代表投融界立场。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
青云科技 公有云 数据中心
专栏推荐
换一批
华兴资本
+关注
懂懂笔记
+关注
投中网
+关注
热文榜
存世千年,这条赛道近期新政不断
黄小猪完成千万元种子轮融资,壹叁资本投资
为年轻女性用户提供情感陪伴,社交平台「甜味陪伴」完成千万级人民币Pre-A轮融资
400-858-9000
免费服务热线
09:00--20:00
服务时间
0571-56132500
投诉电话
投融界App下载
官方微信公众号
官方微信小程序
Copyright ? 2019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(www.zqyilong.com) 版权所有 | ICP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90547 | 浙ICP备10204252号-1 |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
地址:杭州市西湖区紫荆花路48号南都研发中心大楼B座7楼
安全联盟
09电竞